您當前的位置:龍炎網 > 歷史 > 戰史風云 >

百歲老兵回憶南京保衛戰:明知不敵仍奮勇抗戰

2017-07-10 11:23:07 來源: 龍炎網(www.oozqxn.icu) 評論數:

1937年12月上旬,在淞滬戰場勉強取勝的日軍,為摧毀中國軍民抗戰意志,又以上海為依托,沿京滬線一路西進,直逼南京。目空一切的日軍先遣部隊越過中國守軍防線,向南京光華門撲來,卻遭遇駐守當地的中國軍隊頑強阻擊,損兵折將。

“12日拂曉展開陣形,日軍開始向光華門發動猛烈進攻,我們守城部隊則給予來犯日寇痛擊。初戰告捷,全排弟兄斗志昂揚,紛紛表示要與光華門共存亡。即使是戰至最后一人也要與敵人血拼到底,死守光華門。”

“撤退!上午與全排弟兄約定死守光華門的誓言成了空話。我是南京的老百姓培養起來的,但是我們守南京卻沒能打出個名堂……我們在離開前曾對著南京城敬了一個軍禮,發誓一定要回到這里。”

當時參與這場守衛戰的百歲老兵周廣田,講述此戰依然熱血沸騰,有豪情也有悲憤。

光華門阻擊戰日軍遭敗績

我在1937年夏秋的淞滬大戰時,任南京中央軍校教導總隊一團一營一連二排代理排長,在京滬火車上督戰,未能參加一線戰斗。當年11月上旬由上海戰場撤下后,先是奉命到南京光華門維持秩序,后因日軍進攻南京的快速急進,我們這一排人就自動變成正式防守光華門唯一一支守城部隊。

離光華門約100米處有個防空洞,能容納一個連進駐。我排初到當天,就住進洞內,全排抱槍和衣而睡。

我們這個排,加上我共四十六人,有三個班長,三個副班長,都是1934年初入伍的愛國學生,列兵是七七事變后由武漢參軍入伍的愛國學生兵,他們愛國熱情高,有和日本侵略軍拼殺的決心。戰前,全排士兵掀起了一個學練殺敵硬本領的高潮。全排三個班輪換,一個班訓練,一個班值勤,一個班休息。

自11月11日起,輪到訓練的這個班,全心全意奮發訓練。輪到休息的班,稍事休息一下就自動出來參加訓練。值勤的班也是邊值勤邊訓練。全排弟兄勤學苦練近一個月,殺敵硬本領有了很大提高。

當時,我排有位姓陳的班長(忘其名),山東人,大高個兒,身體強壯,是1934年初入伍的愛國學生,入伍后即當捷克輕機槍手。我請他負責訓練三名輕機槍手,他責任心很強,教導有方,在12月12日敵軍攻城時,他訓練出的三名輕機槍手發揮了很大威力,陳班長功不可沒。

到12月11日凌晨,我在光華門城樓偵察敵情,突然發現離城門200米處,停有日寇小型坦克一輛,裝甲車四輛,日軍總數約有100多人,但暫未有攻城動作。顯然,這一小股日軍機械化部隊是繞過我南京外圍和城郭的防衛部隊,于前一天深夜沖至光華門的,但可能感到攻城的步兵太少,是在等候后續步兵參與攻城。

12月11日,等了一天未見有后續部隊到來,這伙兒感覺有些等不及又急于向“天皇”邀功的日軍,于12日拂曉展開陣形,開始向光華門發動猛烈進攻。

一時間槍炮齊鳴,子彈和炮彈向光華門傾瀉而來。上午8時許,光華門在日軍強大火力的攻擊下出現一處大洞,約一個排兵力的日寇嘶吼著沖向缺口。

我們守城部隊則給予來犯日寇痛擊,最先沖入洞口的四名日軍,被我守在城門內的六班機、步槍全部擊斃。后面沖上來的鬼子,被四班、五班依托城墻居高臨下,木柄手榴彈、機槍、步槍的一頓狠揍,夾著尾巴倉皇而逃。敵坦克、裝甲車因沒有了步兵的保護,也掉轉頭急速開溜了!

這一仗,全排有兩個人手臂受傷,經過簡單的包扎后便返回防線繼續迎戰來犯的日寇。初戰告捷,全排弟兄斗志昂揚,紛紛表示要與光華門共存亡。即使是戰至最后一人也要與敵人血拼到底,死守光華門。

離開前曾對著南京城敬軍禮

利用日軍再次進攻前的間隙,我和戰友們一面用沙包封堵城門洞口,一面休整部隊,準備與日軍的下一次廝殺。當天下午6時,軍情突變,連部傳令兵傳來連長命令:命令周廣田速即整合部隊趕赴下關集合,過江到滁州報到。

我懷著愧疚的心情率領全排弟兄由光華門穿城而過直奔挹江門,沿途沒有一個軍人和老百姓,沿街鋪面都是大門敞開燈光明亮,鋪內空無一人,能吃的食品都一掃而空,我們是守城部隊中最后一個撤退的。我排守在光華門一個月零三天,全部吃的是壓縮餅干(自帶和友軍支援的),到12月10日已經全部吃光,11日餓了一天,12日餓著肚子與日寇打了一仗。這時,只想在沿途找到一點吃的食物充饑,哪怕是土豆、紅薯什么的都好……

撤退!我上午與全排弟兄約定死守光華門的誓言成了空話。我是在南京參軍的,在南京4年從士兵成長為排長,是南京的老百姓把我培養起來的,但是我們守南京卻沒能打出個名堂……我們在離開前曾對著南京城敬了一個軍禮,發誓一定要回到這里。

全排只周廣田一人逃出

13日凌晨,我帶領著士兵們到達下關碼頭(今為中山碼頭),此時,日軍兵艦已接近燕子磯。情況緊急無路可走,我看到輪渡碼頭側面停有一小塊竹排,立即命令不會游水的十幾個弟兄登上小竹排劃過江去,會游水的三十來個弟兄則脫掉棉軍服和我一起跳江撤退。

日軍沿水陸兩路一路撲殺打算渡江的軍民。日軍兵艦一靠岸,日寇的陸戰隊便迅速沖向躉船,躉船上的軍民一個也無法逃跑。殺光了躉船上的人,日寇隨即沖向馬路,對四處奔逃的軍民近者刀砍,遠者掃射。上起漢中門下至燕子磯,江面上浮滿了遇難者的尸體,數以萬計,被殺死的人中,很多其實是未成年的孩子,是十幾歲的少年學生,慘不忍睹。我沉入江面的木板下逃過了捕殺,其他戰友則沒能逃過,全部被射死在江中,整個排最后只有我一個人活著逃了出來。

這血仇啊!我當時就想,這個仇何時能報?逃離南京后,我返回部隊。在武漢,我們教導總隊改編為27軍46師,我任營部中尉副官,在武漢保衛戰中,我奉命率領一個加強排在陣地前偵察,與日寇的尖兵部隊半夜遭遇,因得到情報搶先占領有利地形,布下一個口袋陣,一口氣消滅了20多個鬼子,終算出了一口惡氣,為犧牲的戰友報了仇。

山坡上的陣地被炸成平地

據時任中央軍校教導總隊三大隊五中隊少尉排長的抗戰老兵程云回憶,他的部隊被派往雨花臺地區,負責守衛一座小山坡。1937年12月6日,日軍利用空中優勢反復轟炸守衛陣地,程云的部隊出現了大量傷亡,陣地所在的山坡被炸成了平地。

隨后,日軍集中優勢兵力開始地面攻擊,戰斗隨即進入白熱化。沖鋒戰和肉搏戰輪番上演,他相鄰陣地的一個排有30多人,被日軍轟炸后無一生還。“我身邊的一個戰士被日軍炸掉了一條腿,喊我幫他撿回來,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就被打死了。”

除了面對日軍的強大攻勢,程云部隊也面臨著嚴重的補給問題,由于當時整個南京城都陷入戰爭中,根本沒有像樣的補給,他的部隊連喝水都成了問題,更別說藥品,部隊非戰斗減員嚴重。但就是在這樣不利的情況下,程云所在的部隊和日軍開始了反復的拉鋸,常常是日軍上午占領陣地,晚上又被守城部隊搶回。

1937年12月12日,戰爭進入到第六天,時任南京保衛戰總指揮的唐生智下達突圍、撤退命令,中國軍隊的抵抗就此瓦解。12月13日日軍攻入南京,開始了長達數星期的南京大屠殺。

80年轉眼逝去,戰場上的炮火雖然歸于沉寂,但是這段歷史卻應該被后人所銘記。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資料顯示,80年前的那場戰爭,中國軍隊犧牲了10余名將軍、17名團長以及50余名副團級干部,代價可謂慘重,中國軍隊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仍奮勇抗戰,展現了英勇豪邁的愛國精神,這種精神應成為我們這個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

本版文/本報記者 奚宇鳴

內存

南京保衛戰

南京保衛戰,又稱南京戰役,是中國軍隊在淞滬會戰失利后,為保衛首都南京與日本侵略軍展開的作戰。時間:1937年12月1日-1937年12月13日

1937年12月1日,日軍大本營下達“大陸第8號令”,命令華中方面軍與海軍協同,兵分三路,攻占南京。蔣介石任命唐生智為首都衛戍部隊司令長官,部署南京保衛戰。因敵我力量對比懸殊,南京各城門先后被日軍攻陷,守軍節節抵抗,犧牲無數。12日,唐生智奉蔣介石命令,下達守軍撤退令。守軍各部因撤退失序,多數滯留城內,被日軍大量屠殺,損失慘重。

12月13日,南京淪陷,日軍開始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被屠殺的軍民30萬以上。

南京保衛戰期間,蔣介石所在的武漢大本營對南京的戰況也極為關注,每日均有詢問及指示的電報,當蔣介石發現撤至南京部隊的戰斗力及士氣已遠不如淞滬作戰,南京外圍主陣地帶僅防守兩三天即告失守,而復郭陣地立足未穩即在主要方向上又被敵突破、迫逼城垣時深感形勢嚴峻;當得知附近已有日軍渡江時,更感局勢危急。為避免南京守軍被敵圍殲,蔣介石于11日中午考慮令南京守軍撤退,遂令時在江北的顧祝同以電話轉告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

12月14日,根據中國大本營的指示,唐生智在臨淮關宣布南京衛戍司令長官部撤銷,撤至江北的衛戍軍部隊改隸第三戰區。南京保衛戰基本結束。

整個南京保衛戰擊斃日軍三千余人,打傷九千余人,合計斃傷日軍一萬二千余人。

分享到:
環球萬象
精彩聚焦
 
Copyright 2012-2016 www.oozqxn.icu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備15012114號-3
鄭重申明: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
EMAIL:[email protected]
辽宁12选五中奖规则